现在位置:中国文明网(中山站)首页 >> 志愿服务 >> 志愿者风采

中山准妈妈用心绘出“社工画卷”

来源于:中山文明网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13日 责任编辑:王浩宇


  年后的一大早,身怀六甲的杜丽平便回到中山南朗镇社工中心,为新一年的服务工作做准备。从毕业后入职创办不久的一家社会组织,到如今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准妈妈社工,杜丽平笑称自己就像由一张白纸开始,一笔一划地描绘出了自己专属的“社工画卷”。 

  把每一次服务都看作“最后一次”

  两年多前,南朗镇一对“五保户”长者夫妻,曾在社工的帮助下,通过链接政府和社会各方的资源,把原本居住环境恶劣的泥土房,重建成足以遮风挡雨的低保房,令他们有了一隅安度晚年的港湾。而当两老因为年事已高,无力解决起居饮食问题时,杜丽平又通过联动居家养老机构,解决了其三餐之虞。 

  然而长者千万,而社工有限,尤其“和长者们的离别,你永远不知道哪天会到来,今天还能见到的人,明天或许就会不在了。”像这样的离别,杜丽平亲历过好几次,而为了不留遗憾,她下定决心把每一次服务都看作“最后一次”:比如在探访独居长者的过程中,用心倾听对方的诉说,尽可能为其排解内心的孤独。“能帮长者一次算一次,能感染一人对长者多加关怀便算一人,因为关怀今天的长者,其实也是在关怀未来同样会变老的自己。”杜丽平说,社工能链接起的,不仅仅是个体与个体之间,更能“链接”起今天和明天,把关怀和爱传递到未来。 

  小小户口本,牵动湖广两地心

  为服务对象排忧解难,除了需要关怀和爱,有时还需要打“持久战”的耐心和毅力。两年前,杜丽平开始接触服务对象阿佳(化名)时,她的一家正为女儿小红(化名)的户口问题烦恼:早在11年前,阿佳精神疾病复发,被其湖南籍的丈夫抛弃,只留下母女在南朗镇相依为命,由阿佳父亲接济和照料。随着小红升学临近,户籍随父的她面临着学业手续上的一系列问题。如何解决外孙女小红的户籍问题,成了阿佳父亲的一块心头大石。 

  经过对户籍问题的研究和商讨,阿佳父亲和社工们达成了共识:把小红的户籍迁至南朗镇。然而,办理迁户手续需要身为小红监护人的父亲协助。为此,杜丽平一次次的尝试,但始终无法找寻到销声匿迹已久的阿佳的丈夫,耗时一年多后却毫无进展的结果,令杜丽平有深深的挫败感。

  但杜丽平未曾放弃。而就在这时,经南朗镇社会事务局的牵引,事情有了曙光:在司法所律师的专业分析和建议下,社工们定下了转移监护人权限的司法途径。一方面,杜丽平通过中山第一人民法院和湖南省人民法院的衔接,利用监护人公示期限到期后自动转移监护权的方法,成功把小红的监护权转到阿佳父亲名下;另一方面,由于阿佳的《结婚证明》和女儿的《出生医学证明》曾被她在病发时撕毁,导致户籍迁移资料的缺失,杜丽平在南朗镇公安局的帮助下,联合湖南省公安部门、南朗镇社会事务局等部门,顺利补办回必要的资料。户籍迁移手续中最棘手的两个问题,历时两年终于得以解决。

  每一位社工都是“灵魂画手”

  从最初的一筹莫展,到最后的苦尽甘来,杜丽平坦言,服务过程确实并非每一步都顺利,但当探访过后,看到长者们依依不舍地目送的身影时,当个案完结,看到阿佳父亲接过那一方小小的户口本,激动落泪的模样时,她的心里也满是感动和自豪。 

  “有人说社工像是 ‘垃圾桶’,装载着许多来自服务对象的负面情绪。但我更愿意觉得,每一位社工都是像从一张白纸开始,给自己的社工生涯填补上色彩,中途虽然难免经历各种的离别、挫败和无奈,做不到每一笔都流畅顺心,但与之相对,我们也总会有收获到感激和自豪和成就的时候。”杜丽平深信,只要认真对待,用心刻画,当有一天手中的“画笔”停下时,呈现在眼前的景象,必定缤纷多彩——那是对身为社工的她来说,独一无二的“画卷”,也是最弥足珍贵的身份认同。(中山日报 记者/徐均钻 见习生/陈梦觉)

主办单位:广东省中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中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