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中国文明网(中山站)首页 >> 身边好人

青年法医曲延金在DNA检测领域潜心钻研多年助力破案300多宗,获评今年第二季度“中山好人”

来源于:中山文明网 发布日期:2020年10月21日 责任编辑:阮英哨


  随着《法医秦明》《心灵法医》等一系列热门剧的播出,令法医这个职业越来越走入大众视野。今年第二季度“中山好人”榜里,便有一位青年法医入选,那就是石岐区公安分局法医曲延金。
  曲延金从警12年,坚守法医岗位,认真钻研DNA检验鉴定等各项技术,就在今年初,他参与筹建的首个县区级DNA实验室正式投入运行,并成功破获了一起19年前的陈年命案,抓获了2名潜逃多年的逃犯。

 

石岐区公安分局技术鉴定员曲延金在实验室做鉴定。记者 王云 摄


  ■在“重口味”现场练就“不动声色”

  10月15日上午,记者在石岐区公安分局DNA实验室里见到了36岁的曲延金。

  一米八的个头,一开口就是自带脱口秀效果的东北话,来自辽宁丹东的曲延金,与《法医秦明》里孤僻帅气的男主角相比,首先从外形上就不太对得上号。

  “电视剧带火了我们这个职业,说实话,那毕竟是电视剧。我们遇到的案子八成以上都很普通,工作就在案发现场和实验室的两点一线中,周而复始,为案件提供线索和证据。”

  曲延金2003年考上中国医科大学,2008年毕业成为坦洲公安分局一名法医,2017年调入石岐公安分局直到现在。基层活儿杂,一方面要和其他民警一样值班备勤,另一方面要从事验伤、现场勘查、死因鉴定等技术活。

  知道记者想了解“重口味”的案子,曲延金说,的确见过不少,“好在自己适应比较强,从学生阶段到投入工作,几乎没有过渡期。”他说,直到现在,仍然不是每位民警都能忍受个别惨烈现场带来的冲击。

  他举例,有次走进一起工厂斗殴引起的致死案现场,宿舍的床、地板、门、墙全是血迹,更有扑鼻而来的血腥气味,对视觉和嗅觉产生双重刺激。更有一些场景是密集恐惧症不能接受的,比如一些独居老人甚至务工青年,因各类突发原因倒毙家中多日后才被发现的案子中,现场尸体腐败、万千蛆蝇蠕动。“曾经有个同事,到了现场直接哇的一声,吐在口罩里,没办法,换了口罩继续操作。”生理反应难以控制,曲延金也会多少感到不适。

  每次勘查取证,他都需要“全副武装”,口罩、头套、手套、隔离衣,少则一个小时,多则三个小时。一个完整的取证下来,“一脱手套,水就哗哗流下来,警服也全部汗湿。”

  ■用专业发现“蛛丝马迹”为死者伸冤

  法医这个职业最厉害的地方,是被大众所熟知的一句话——“为死者言,为生者权”。曲延金说,他所遇到的死亡案件大多普通,但的确需要有明察秋毫的本领。

  他记得,在坦洲公安分局时,曾在凌晨1点多接到出警任务,前往现场勘查一宗高空坠楼案。死者是名女性,疑似从6楼天台处跌落至地面摔死。“打着手电筒,我们对尸体进行检查,的确有骨折、出血等,初看像是高坠导致的死亡。”

  但检查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发现,死者脖子有一条细细红色勒痕,推测可能不是自杀,立即向上级汇报沟通。很快,办案民警在一个多小时内锁定并抓获嫌疑人。后来查明该嫌疑人将女子掐死再抛尸,企图伪造现场。

  不过,更多的案发现场死因都一目了然,但越是这样,也越令人唏嘘。曲延金记得,多年前在坦洲工作的时候,一个冬天处理了19宗煤气中毒导致死亡案件。“很多出租屋将热水器装在洗澡间,造成了安全隐患。”他说,普通死者脸部多为青紫色,一氧化碳中毒则呈现桃红色。经过血液鉴定等一系列手续最终确定死因后,总会为这些生命倍感惋惜。

  还有一类是独居老人、独居务工人员的死亡,多在尸体高度腐败后才被发现,以凄惨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听说这几年有了关爱铃、社工上门探访等服务,现在这类案件少了很多。”

  事实上,曲延金的日常工作以验伤为多,多数案件多因口角导致激情斗殴,失手伤人或致死等。“加害者在事后是一万个后悔、对不起,但太迟了。”

  ■参与筹备首个县区级DNA实验室助力破案

  在案件侦破中,还少不了一个利器就是DNA检测。10月15日上午,在曲延金的带领下,记者走入石岐公安分局DNA实验室一探究竟。走入实验室大门,还有第二重门,打开后还有独立小门。每一间实验室分工明确,配备了贵重的检测仪器,“这个测序仪,是目前最先进的,要180万元。”仪器标签上写着管理员“曲延金”,他像介绍“宝贝”一样向记者介绍。

  这是曲延金参与筹备建设的石岐公安分局DNA实验室,于年初正式运作,成为全市首个县区级DNA实验室,这意味着该局在相关业务能力、人员配备、制度机制等方面都走在全市各分局前列。

  曲延金在DNA检测领域潜心钻研多年,利用这项技术直接锁定并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200余名,破获刑事案件300多宗,协助找寻失踪及被拐卖儿童10余名。他因此先后入选广东省刑事技术青年人才库、全国公安青年技术人才库,成为中山DNA检验鉴定领域的青年专家。

  他告诉记者,一个检测样本要经过检材提取、试剂配置、扩增、测序等多个环节才能出结果,对结果还需进行对比、分析,最终才能提取对案件有效的证据。“一个检测循环下来,大概需要十来个小时,有时重大案件发生后,就要通宵达旦做,不能离开实验室。”有了这个实验室,意味着今后能更好助力案件侦破。

  爱看脱口秀的曲延金,在办公室也有个“吐槽”好搭档杨红利,她告诉记者,曲延金就是性子急,他将家安在了距离单位不远的地方,“有了突发情况,他骑个摩托车,10分钟能到,不光自己执行力强,还催着同事们一起干。”另外曲延金的妻子也是一名民警,在市看守所工作,“春节后疫情吃紧的那段时间,他妻子不能离开所,要连续半个月值班,按规定,双警家庭可以有一个免值班,但他偏不,搞得我要重新安排值班表。”表面看似“吐槽”,其实还是肯定。

  在曲延金看来,他的工作并不像其他刑侦的同事一样辗转多地出差、找线索抓嫌犯,“更多时候是在幕后,和人证物证打交道,需要更静、更宅一点,好在我也是这个性格,也就这样坚持下来了,但案件侦破,我一样有成就感,所以我愿意坚守下去。”(中山日报李玮玮 陈志曈)

 

主办单位:广东省中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中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