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中国文明网(中山站)首页 >> 身边好人

梁红荔:回收旧衣物捐给贫困儿童

来源于:中山文明网 发布日期:2016年07月21日 责任编辑:王浩宇


  回收旧衣用于捐赠,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开着车一家一家上门收旧衣,汗流浃背在仓库中分拣衣服,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捐赠对象,解决高昂的物流费用……对于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中山的梁红荔和公益团队坚持了四年,目的只有一个:将回收的旧衣物捐赠给“山里娃”。这些年来,她和团队的伙伴们从社会各界筹措的物流费高达18万多元,收集的旧衣物约百吨,寄出180多张邮政单。

梁红荔

  她被一张“山里娃”照片打动

  2012年国庆节,梁红荔带着7岁的女儿逛商场,看到麦田计划义卖文具给山区学童助学、捐衣物的活动,现场还展示了四川甘孜州的儿童照片,“那边天气挺冷,有孩子竟然还光着屁股。”梁红荔一阵揪心。

  回家后,她把旧衣物整理打包,按照麦田给的地址邮寄出去。“很有成就感。”红荔开始动员身边的朋友、亲戚也将旧衣物捐出来。

  “事情慢慢传开了,渐渐扩散到不太熟悉的朋友,甚至是一些开服装厂的老板。”起初,她把衣服收回,拿回家清洗。盆子不够大,就直接用浴缸,阳台不够地方晾晒,就晒在客厅里,在家人的“抗议”下,她又在家中添置了一台洗衣机。

  有一段时间,家中堆满成箱的旧衣物,幸好一个热心人将自己在凯茵的一套140平方米的毛坯房捐出来当临时仓库。

  回收衣物的收集点也越来越多,多的时候有30多个,很多在中山的镇区,甚至在珠海斗门。

  为找捐赠人加入几十个QQ群

  解决了衣物存放问题,还要对这些衣物进行简单整理、分拣、打包。

  梁红荔发自善心的举动,在本土公益机构蓝天家园、中山麦田计划、清风自游人的宣传下,带动了一批志愿者义务参与。参与的志愿者有300多名,核心志愿者大概一成左右。

  “志愿者多利用周末来做,每次做完整个人累瘫。”她很感谢这些志愿者,工作环境不好,扬尘大,不少人对尘螨过敏,必须戴上口罩。“有些家长并不介意,甚至带着孩子来体验。”

  随着回收旧衣物的增多,她又要考虑开拓新的捐赠对象。她几乎打遍了网上各类衣物捐赠机构的电话、报社电话、山区学校老师的电话,甚至还“混进”了一些少数民族的QQ群,“加入了几十个QQ群。”

  通过这些努力,她将收集来的衣物捐给西藏阿里、四川甘孜州、云南、甘肃、广西、贵州、广西粤北等地区。

  共筹措物流费达18万多元

  解决旧衣物长途物流费用,才是最为关键的问题。

  “最初衣物不多,大多数是自己或朋友出物流费,但成千上百吨衣物的运送,已经超出了个人能力范围。” 梁红荔单是个人便出资2万多元。”好在一些朋友捐衣物时还捐了物流费,“一般是走邮政,因为可以到达比较偏远的地方,费用相对便宜。”

  小件衣物可以通过邮局,几十吨重的衣物呢?

  她还记得,有一位西藏阿里的志愿者希望获得一批冬装。经过挑选、整理,衣服有了,但初步估算,需要一辆6.8米长的卡车拉过去,物流费约1万元。通过联系,这次捐赠获得澳门一家拳师协会的赞助,不仅送来一批衣物,还捐出了1万多元物流费。

  为了更好做到捐赠款项透明化,有做会计的志愿者也加入进来,对每笔款项及时在各种公益机构群内公布。

  去年7月12日还借助同学聚会举办慈善晚宴,筹资7万多元。四年来,共计向社会筹措物流费用18万多元。

  二手衣物回收升级到2.0版

  并非每次捐赠都这么顺利。2014年,梁红荔整理了一批冬衣希望运到西藏珠峰脚下的一个小镇,物流费共计5500元,但只筹措了3600元。“这个费用只够运到日喀则,由于路途艰险、又没费用,最后拜托当地志愿者就近分发了。”

  这次大费周章的运输也让梁红荔重新思考,捐赠二手衣物是否有必要千里迢迢,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运过去?附近的志愿机构能否更低成本运作?受助者的真实需求是什么?

  她一方面开始寻求市内外的捐赠对象,如本地重度残疾人家庭多比较贫困,有专门志愿者给他们分发旧衣物;或寻找省内的一些学校等机构接收等。另一方面,她觉得,单打独斗是不够的,于是和一帮志同道合的好友成立新的团队运作“衣·物银行”项目,“衣物回收正式进入2.0版。”她说。(中山商报)

主办单位:广东省中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中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