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中国文明网(中山站)首页 >> 全民修身

中山五人飞艇非一般的民间历史

来源于:中山文明网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06日 责任编辑:许鸿雁


  端午龙舟,重阳飞艇,这似乎成了中山人的习惯。这不,在三角、东升等镇的村子里的河涌,每当下午都可见一条条崭新的飞艇下水,在水面训练,时而飞快划过,时而一个筋斗沉水……好不热闹!而前来指导如何划飞艇的师傅却大声地鼓励着这些新生代的“飞艇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中山五人飞艇。图片来源:中山日报

  中山的五人飞艇项目,已经从原来的东凤、南头这两个获得广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镇中,迅速向周边的镇区扩展,并划出了一段段非一般的民间历史。

  从民间来到民间去

  “早些年,中山很多镇区举行的大型五人飞艇大赛,都是政府主办,然后是大力组织人员参赛的。现今,民间的社会团体、善长人翁已经接过了举办的接力棒,在重阳前后,甚至春节、中秋等重大传统节日举行五人飞艇赛事,让村民感受到了一种团结的力量、一种节日的欢乐。”三角镇高平村党支部书记高云杰告诉记者,这项从东凤、南头流传过来的竞技活动,已经在三角等多个地方等到了发扬光大。

  作为中山南头人,原中国解放军报编辑吴森辉先生,至今还保留着上世纪50年拍摄的一组五人飞艇赛照片。他告诉记者,那时一旁的鸡鸦水道水流凶猛,救生设备落后,而村前屋后的小河涌则清澈见底,因此,五人飞艇赛多在小河涌中举办,只有大型的赛事才会去到鸡鸦水道中。后来,由于种种的原因,五人飞艇停了,直到后来经济得到发展,并在政府的大力推动和支持下,这项民间运动才重放光辉。

  “这两年,这项运动在回到了民间,成为了群众的自觉行动,这说明我们的文化是有根的,当在适宜的环境下,就能进一步发展壮大起来。”吴森辉先生表示。

  据介绍,三角镇的五人飞艇运动,就是从南头流传过来。那时,大概是一百多年前的清朝吧,每年的农历八月廿四是南头当地百姓信奉的“孔明诞”。“孔明诞”前后,南头当地村民举行赛艇和唱神功戏等,以表达对孔明的祭祀和庆祝秋收。村民从寺庙或艇棚中起出赛艇,经过一番祭祀和翻新后,已是重阳前后了。

  所有的飞艇经过“放头”后,就是正式比赛了,村民聚集在水道两旁观看,为选手呐喊助威。那时,所有的选手都要经过40多公里3个多小时的比赛,即便在三角镇收到消息,再赶往南头观看,时间都还是来得及的。因此,前来呐喊的不仅有南头人,还有顺德、阜沙、三角等周边的群众。

  史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南头镇也曾举办过多次大型公开的五人飞艇赛,如1953年“孔明诞”恰逢国庆节,南头举行了一次盛况空前的飞艇赛;1959年举办的五人飞艇公开赛有100多只艇参加;1980、1987年的五人飞艇赛,都分别有近130只艇参赛。到了2009年9月,南头镇筹集大笔资金举办规模盛大的五人飞艇公开赛,并统一购买30多只飞艇分派到各村鼓励村民参赛,让五人飞艇这一传统体育项目得以恢复和更好地传承。这也带动了周边镇区五人飞艇再次兴盛。

  毗邻南头镇的东凤镇,其五人飞艇赛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代,从最初的赛龙舟、赛农艇和赛桑艇,发展到后来赛五人飞艇。清道光《香山县志·风俗》载:“龙舟竞渡,画船彩色,邑城或数年一举……”,描述的就是当年这里进行龙舟水上运动比赛的情景。东凤五人飞艇赛的盛行,造就了当地造船业的发达,据老一辈传承人回忆,在赛艇最兴盛的20世纪50年代,东凤镇内有造船厂二十多家。

  村民家中藏有130年的老艇

  其实,即便是这样的造船厂,按照严格的意义来说,还是家庭作坊。因为,一些技术与要求是匠人们口口相传,并没有标准的教科书来指引,在现代化的潮流中,逐渐被淘汰下来。

  走进东凤镇永益村卢元标家中,记者看到了他在家中收藏的10条赛艇,至今保存完好。其中部分能够继续用于比赛,历史最长的有130多年的老艇。不过这些飞艇,已经和现今河涌上见到的又长又窄的飞艇有所不同。

  年近七旬的卢元标记者,赛飞艇要从他爷爷同村村民的上一辈开始算起,到他这里已经是第四代,再加上他的徒弟都五代了。现今他是东凤永益村全面掌握赛艇活动技巧的主要传承人之一。

  卢元标说,他爷爷已逝世近百年,那时交通不发达,去比赛地时只能和队友一起划着飞艇去。走到卢元标家门口的简易仓库,里面存放着10条长约13米左右的老艇,其中有一条赛艇甚至存放了130多年。卢元标告诉记者,这条130年的老艇就是爷爷使用的“战艇”。

  “那时的飞艇,由于都是各个家庭作坊生产,标准都不是很统一,所以在岸上观看,五花八门,非常壮观!”卢元标介绍,现在的飞艇基本上都是统一订制购买,从材质、尺寸到上漆,基本上都是一样,若不是标上广告和牌号,肯定认不出是谁家的飞艇。

  通过一番查找,记者发现,现今在我市用现代机械生产飞艇的厂家仅有民众镇“照记”一家,另外,在江门、顺德等地还有数家这样的大型厂家。这些比赛用的飞艇均由轻质、柔韧的杉木制成,全长12.8米,艇头、尾宽0.15米,艇身宽0.54米,呈窄长橄榄形。艇上有五个座位。艇中有一木条贯穿其头、尾,起到固定艇头、艇尾翘起的作用,称为“龙根”。龙根长约12.3米,宽0.03米。而划飞艇用的称之为桡,也是用轻质杉木制成,长约1米。每只飞艇有五支桡。

  “以前呀,每条五人飞艇前都有一个艇牌,该艇牌为一个扇形木牌,高0.2米、宽0.1米,上面标明该艇的社坊或村名和飞艇的名称。现在都没有了,因为飞艇赛通常不再是一条村、一个镇这样举办了,会有来自各地的飞艇好手参加,如此就必然要抽号,因此,代表飞艇身份的号码都贴在飞艇的左右两侧。”南头镇的梁叔介绍,现在的飞艇由于批量生产后与以前的略有不同,但是,以前那一套飞艇比赛的传统仪式依然不变。

  仪式上加注了文明新风

  观看过多次中山的五人飞艇赛后,记者深有感触,即便有些赛事时间缩短、宴请的客人有所增减,但是飞艇赛举办时所举行的仪式,却一丝不苟地按照传统的文化习俗来进行,并适当地加入了文明新风内容。

  “原来的40多公里,用时3个小时以上,一些村中的长者都坚持不下来观看,提出了很多意见,于是我们就把比赛里程缩减为20公里,2个小时左右就举行完毕,然后接着举办下面的仪式,广受群众的欢迎。”不久前,在三角镇结民村举办的五人飞艇赛中,该村的村民东叔表示,里程和时间可以变,但是举办五人飞艇赛的所有程序,一个都不能少。

  据介绍,要举办五人飞艇赛,首先推举一位熟悉五人飞艇赛事的组织策划者——“龙头”,由“龙头”率领一群热心村民成立五人飞艇赛组委会,安排各项分工,各司其职,各尽其责。赛艇组委会首要做的工作,就是要筹集举办赛事的经费。款物筹集好之后,“龙头”就带领组委会人员到各村及邻近的镇,以及顺德、南海等珠江三角洲地区“贴红标”,即相当于现在的赛事公告,宣布举办五人飞艇赛的时间和赛事细则,接受各村、各地的赛艇报名参赛。报名参赛后,就要开始组织训练。每只赛艇有五个参赛选手,俗称“扒仔”。

  “扒仔”都是男性青壮年,他们在长年劳作中得以锻炼,水性好、气力够,且经验丰富。“扒仔”按艇上座位的前后顺序分别为“头公”、“二公”、“扫肚”、“帮艄”、“艄公”。“头公”者,必须力气大,控制着船头的方向;“二公”帮助头公控制船头方向;“扫肚”只需奋力猛扒,务必使赛艇快速前进;“帮艄”,顾名思义就是协助“艄公”把握小艇的前进方向;“艄公”即掌舵的人,控制赛艇的前进方向,负责转弯、调头,技术高超的“艄公”可边扒船边上下弹跳,使飞艇在水面上下翻腾,俗称“摁龙”,以鼓舞士气和令赛艇更加快速前进。“扒仔”的组合和分工基本固定,一般在正式比赛前十多天时集中训练耐力、团队配合和转弯技巧等,以最佳状态参加比赛。

  到了艇赛当天一早,先要进行一番“祭龙”。在村中长者的主持下,村民把当天参赛的赛艇搬到庙宇或社坊土地公前,燃烧香烛冥纸,祈求神灵保佑赛艇一帆风顺、夺标夺冠。然后用黄皮树叶沾水向赛艇洒水,从船头到船尾、从船身到船桡,寓意驱走邪气。紧接着就是“放头”。“扒仔”将飞艇沿村边小河涌划到大赛指定的集结点。当所有赛艇集结报到后,就开始执筹,然后按照抽签的顺序号将赛艇一字排开。待大会指挥的一声口令,所有飞艇如离弦之箭地向前飞去,百舸争流,力争上游,场面蔚为壮观。

  “因为比赛在重阳前后,因此现在我们村都利用五人飞艇赛的‘龙舟饭’来加入新内容,如进行敬老活动,表彰孝亲家庭等,以此推进我们村的文明建设。”三角镇高平村党支部书记高云杰告诉记者。(中山日报)

主办单位:广东省中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中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