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中国文明网(中山站)首页 >> 历史文化名城

中山:库充陈氏举全族之力支持后辈读书

来源于:中山文明网 发布日期:2015年06月19日 责任编辑:余心瀞


  【前言】

  2015年2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春节团拜会上讲话强调,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

  这是继2014年“家风”成为年度热词后,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在重要场合强调“注重家风”,迅速引发了新一轮的热议。

  的确,良好的家风是维系一个家庭繁荣幸福的“关键因素”,家风是民风的体现。现代社会,尽管传统风俗不复当年,不过社会文明不断进步向前,离不开家风建设。中山市妇联近年来围绕家风建设,一直致力通过形式丰富的系列活动,用小家庭的良好家风带动全社会树立正确的荣辱观、道德观,从而形成社会文明进步的正能量。譬如举办了“传承好家风,汇聚正能量”城市论坛,邀请嘉宾与市民一起谈家风、晒家训,引导全市家庭重视良好家风的树立,以家风促民风。中山市妇联还结合全市“邻里文化节” 的契机,寻找“最美家庭”、举办“好家风伴我成长”中小学生主题实践活动,开展“父母修身大讲堂”公益讲座,同时举办“好家风促和谐社风”网上微访谈等活动,向全市家庭征集“家规家训”,让优秀的家规家训在每个家庭得到传承和发扬。

  中山市妇联联合中山商报,于6月12日起推出大型系列报道“齐塑良好家风,共建美丽中山”,这个报道将持续到今年底,为读者讲述中山“名门”的家风故事,也寻找我们身边的“最美家庭”,解构中山社会发展背后的精神支撑……看看好家风如何在中山家庭中传承。

  

  陈氏宗祠门联饱含深意。

  今年清明节,陈天觉夫妇墓地前聚集了百来两百人,子孙后代抬来了十只八只烧猪齐整地排成了一列。每年祭祖,东区库充、新村,沙溪镇岗背、水溪,火炬区陵岗的陈氏后代自发赶来拜祭。

  在陈氏后人精心守护下,经过800多年风雨洗礼的祖宗墓地仍然完好无损。墓穴坐东向西,垅环正中镶嵌花岗岩墓碑,阴刻“宋进士敕授朝政大夫功配乡贤二世祖考天觉陈公妣罗氏夫人墓”。碑额刻有祥云拱月图案,两侧的一对石联写着“英魂留库岭,伟绩镇香城”,熠熠生辉。

  前来拜祭的陈氏后人,有步履蹒跚的高龄长者,也有刚刚会走路的小孩子。每年清明节,更有海外华侨携家带口赶回来祭祖。他们想借此机会,让子女与家乡父老联络感情,增进乡土观念。

  上午10时,祭祖仪式准时开始。主持祭祀的长辈用扩音器向后人讲述祖宗事迹,宣读陈天觉立下的家训,以此鞭策后人。

  香山名贤陈天觉,不仅立县之功永载史册,他留下来的家训更被子孙后代口口相传、身体力行而永续流传。今年,陈氏后人更自发募集资金,重修陈天觉公祠,将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传承下去。  

  

  库充陈氏族谱详尽列举了家庭成员如何相处、哪些东西要戒等细节,代代相传,昭示后人。

  □陈氏家训 以“儒”为核

  依欧阳文忠公谱法,订立家谱家训

  陈天觉的立县之功永载史册 。在他的操持下,香山开启了立县、修城、兴教、兴业的文明时代。那么,这位贤士又给陈氏后人留下什么?

  现存画像中的陈天觉,身穿官服,正襟危坐。在当时兴儒重教的时代背景下,陈天觉为后人留下的家训,也处处体现了儒家贤士的教养。

  6月15日下午,东裕社区居委会主任、陈氏后人陈颂豪为记者一字一句解读族谱,对自己祖先留下来的教诲感到自豪。他说:“陈氏后人普遍纯良,循规蹈矩,不惹是生非。”

  这本族谱采用了“欧阳文忠 公” 的版本。欧阳、苏(洵)二体,是中国私家修谱的先例,并成为后代家谱的基本定式。

  该族谱开头就强调依照“欧阳体”,昭穆截然不可紊者。事无巨细到族谱如何写,后人如何祭祀,如何娶妻择婿,家庭成员间如何相处,哪些东西要戒,每一条都写得清清楚楚。  

  读书头等大事,家族倾力扶持

  陈天觉自幼勤读诗书,捐巨资修建香山第一座学宫,崇儒兴学,十分重视读 书。因此在陈氏家训中,读书被列为“天下第一等事”。东区库充村仍保留着育才兴学的传统,至今每年嘉奖学业成绩优越的学子。

  陈颂豪向记者解释了陈家读书人可享受的“特权”:“如果你是个读书人的料,父亲和兄长就要创造条件让你把书读下去。经济来源在哪里?家族里的富有人家,你多依赖他们的资助,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此外,贫穷人家也要对你量情相助。直到有一天,你的母亲让你不要再读了,或者是你读下去却没有长进,才可以停下来。”

  陈颂豪说:“书读不下去,祖先要求长辈对你的教养却不能停止。虽然不能成为贤人君子,但也要你做臻于礼义的文明乡人。”  

  择偶不以贫富,厚葬不得奢靡

  陈颂豪说,每年祭祖,陈氏后人都会在现场摆放陈天觉的画像和简介,带领子孙诵读祖宗留下的家训。

  陈氏家训,有很多做人准则,放到现在依然不过时。例如,男子在20岁时行了冠礼,开始成人,即要求修身养德。子孙后代择偶,娶妻以“贤德”为重;择婿先不看有没有钱,要注重家庭教养和品德。家人之间的相处,父子、兄弟、夫妻之间相处则要遵循“礼”,不能做出父子伤恩、夫妻反目等事情。

  此外,谁家要举行丧礼,报丧时一定要依礼制郑重其事,不能马虎应付。丧葬时依据家里条件来办好,杜绝奢靡铺张浪费。

  陈颂豪说,现在每年祭拜祖先,他们也遵循祖训,没有铺张浪费,更注重对先人的缅怀和后人对家族文化的传承。  

  奉劝后人:戒赌,戒诉讼,戒酒

  陈颂豪说:“祖训奉劝后代子孙戒赌,戒酒,戒诉讼。”

  “恭以持己”可远离祸害,远离不良嗜好也可远离祸害。可以想象,当年陈氏先人订立家训,也是一番苦口婆心。

  陈氏先祖告诉子孙,赌博会害人破家荡产。赌博弊端在于贪心,贪心导致想求赢而不顾输,沉迷其中,甚至“父母妻之不相保”。

  陈氏先祖奉劝子孙与众人相处要“和以处众,恭以持己”。态度恭敬,以和为贵,不要因为一点愤愤不平的事就去打官司、争辩是非,否则会惹祸,可能殃及自己和父母、兄弟等亲人。

  陈氏先祖奉劝子孙毋酗酒。醉酒会导致人猖狂傲物,惹祸都不知道,等到酒醒了却后悔莫及。 

  

  □家风再弘扬

  后人出钱出力修葺宗祠

  6月15日下午,记者在祠堂外见到了筹备小组的陈仲辉、陈永联、陈勇添等几位老人家。

  大热天,老人家们汗流浃背在工地干活,忙着打围墙地梁。他们原本可以像其他退休的老人家,在家里避暑或到凉亭拉家常,却选择到陈氏宗祠工地当义工,只因他们是陈氏的后代。

  过去数十年,陈氏宗祠一度颠沛流离。刚开始,它曾用作学堂,村里五六十岁老人家回忆称小时候就在这里读书。后来,它被改作幼儿园。再后来,上世纪80年代,祠堂空置了一段时间。2004年前后,祠堂被出租用作厂房。前两年,祠堂被村里收回来。

  今年清明节前后,由陈锡航为组长,包括陈仲辉在内的33位陈氏后人成立“库充陈氏宗祠修葺工作筹备小组”。他们将筹款启事贴在宗祠厚重的木门上,同时还附上了宗祠破损的画面。

  祠堂上一次修葺是在清代,距今已有120多年。“我们希望把它修好,让后代知道祖先陈天觉的事迹。”在工地忙碌的3位老人家表达了相同的意愿。

  祠堂外贴着鸣谢榜,密密麻麻记录着一笔笔捐款。旁边还有一张白纸,公布“出钱又出 力”的筹备小组成员的联系方式。据统计,目前捐款已有50多万元;加上村里支持,总额约有60余万元。  

  家风传承:对陈天觉的最好纪念

  让陈氏后人庆幸的是,祠堂还没有因之前功能的改变而变得面目全非。门楼前檐,有精致的木雕和彩绘。两扇大门,已失朱漆,却厚重感十足。大门上的对联已遗失,准备重修,好在村里老人还记得原来的对子内容。

  据介绍,祠堂门联为“乡贤世系,泮水流芳”,这是对陈天觉功绩最好的概括。

  历代《香山县志》,都将陈天觉列为“名贤”。“泮水”是《诗经》中的一首,全诗是对鲁僖公的歌颂,赞美他能继承祖先事业,平服淮夷,成其武功。对此,祠堂门联也是勉励后人要像陈天觉那样,功绩永流传。同时,泮水桥是古时学宫之桥,指代祠堂原先作为学宫的教育功能。

  “我们希望,重修后的宗祠不仅是陈氏宗祠,它应该有很多功能。”陈颂豪告诉记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命名为‘陈氏宗祠’,而命名为‘陈天觉公祠’。”

  按照设想,祠堂仍保留祭祖功能,但更侧重于陈天觉纪念馆的功能。“我们希望它成为文化传承的地方。”陈颂豪说,陈氏后人在这里,可以认识自己的祖先,祖先的功德、家训等。其他游客也可以通过这里,认识这位开辟“香山”历史的名贤。

  目前,陈氏后人正面向海内外征集各类相关资料。宗祠修葺工程完成后,族谱也将增补。现存族谱在1975年编纂,1980年出版。  

  

  □遵记祖训 育才兴学

  父为重建学校筹款,子捐钱嘉奖学子

  陈氏家训将读书列为“天下第一等事”,后代们谨记在心。

  如今,库充村每年都会奖励考入重点高中、大学及成绩优异的学子。奖学金来自陈氏后人、旅外乡亲陈惠雄。他从2008年起,每年捐资10000元嘉奖学子,并亲自回村为孩子们颁奖,激发后辈奋发向上的热情。

  陈惠雄的父亲陈英伦就是一个“慎终追远”的人。他兼顾加拿大、香港两地生意,但每年清明节,都会带着家眷回乡祭祖,这也培养了陈惠雄对这片乡土和乡亲的感情。

  陈英伦为家乡重建校舍出钱出力。解放后因陋就简建成的校舍,经过数十年风雨侵蚀已显破旧。重建校舍,校长呼吁,侨联发动,海外乡亲热烈响应。陈英伦不仅奔走发动捐款,还个人从香港采购了学校的门、窗、书桌等。  

  育才兴学,风气蔚然

  陈氏后人,育才兴学,风气蔚然,在新中国成立前也涌现不少苦心经营家乡教育的故事。

  根据《侨乡库充村史》 记载,1916年3月,库充旅温哥华乡亲陈光庆、陈金齐联袂返乡扫墓,见乡中有些青年无所事事,甚至涉足赌场,希望引导青年好学向上,回埠后发起集资,为家乡创办“阅书报社”。

  1921年,旅温哥华乡亲陈熠荣等人商议发动乡亲捐资办学,成立库溪学校。

  中山沦陷期间,作为校产的田租贬值,侨汇中断,经费缺乏难以为继,库充学子面临失学之虞。乡长陈瑞桐、归侨陈建培等焦急万分,寻找解决办法,请人任教。为了垫付师资,一家六口靠每年养两头猪维持生活的陈溪,收到卖猪款后拿出一半支付教师欠薪。

  库充学子,勤学用功,奋发向上,不负乡亲期望。早在1956年,就有6名学子考上大学本科,其中陈林成考入清华大学。如今,村中每年亦有十多名学子考入重点中学、大学等。

  爱国情怀:旅加华侨发起“一碗饭”运动

  陈灼联是陈天觉的27代裔孙,旅居加拿大。抗战期间,陈灼联发起“一碗饭”运动,把每天省下来的钱寄回祖国,用以购买枪支弹药支持抗战。他还带头购买爱国公债达五千元加币,带动了温哥华乡亲们踊跃认购,激发起侨胞们的爱国高潮。

  1980年,陈灼联带队回国观光。回加拿大后,陈灼联联系我驻温哥华总领事馆,向教育部申请,成立陈灼联特别奖学金,接受国内选派品学兼优的科技学者到温哥华最高学府进修1-2年,为祖国培养了一批科技人才。 

  

  相关信息

  库充陈氏家族起源——

  来自珠玑巷,从石岐仁厚里搬到库充

  现藏于中山图书馆的《库充陈氏族谱》记载,陈氏为虞舜帝之后裔,为南雄府保昌县珠玑巷奎漏人,由新会古岗迁居东莞县文顺乡立寨为家。陈天觉的父亲在宋代从冈州德行里(今台山市冲泮乡)迁到香山寨仁厚村(石岐仁厚里)定居,娶妻生下陈天伦、陈天觉、陈天叙三子。陈天觉在建立香山县城后,将族众迁到库充村定居,成为开村始祖。

  陈天觉自幼好学,颇有文名。宋绍兴八年(1138年),特赐进士,授朝议大夫。后来,得罪朝中显贵被贬黜。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陈天觉以香山交纳赋税,运粮到东莞县城时遭海盗抢劫为由,建议改香山为县,获诏准,并割南海、番禺、新会三县之濒海地,以扩大县境。

  历朝《香山县志》,均将陈天觉列入名贤,以志其立县之功。

主办单位:广东省中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中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