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中国文明网(中山站)首页 >> 历史文化名城

两次战斗巩固了五桂山抗日根据地

来源于:中山文明网 发布日期:2015年06月10日 责任编辑:余心瀞


 欧初

    【人物档案】 欧初(1921-),原籍香山左步村,出生于广州,就读于广州市广雅中学。1938年参加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 (简称"抗先"),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山五桂山抗日根据地、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中区纵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解放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第一支队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人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广东省政府秘书长、中共广州市委书记、广州市常务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中共广东省委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等职。著有《五桂山房诗文集》《欧初书画集》《欧初自用印及藏印集》等书;晚年创建"欧初文化教育基金会",致力于慈善助学事业。

  夜袭浮墟九区重燃抗日烈火

  1942年5月的一天夜晚,谢立全、王鎏和我带着70多人的精干队伍,趁夜色掩护,北出五桂山。行军到沙溪附近,隐蔽休息一天。杨子江带领20多名战士汇入我们的队伍。当晚,我们再出发,天亮前赶到我熟悉的牛角围,与那里的谭桂明、杨日韶部队会合,准备攻打浮墟。

  在牛角刚住下,谢立全顾不得休息,立刻找人了解浮墟的情况,还亲自侦察敌据点周围的环境,接着又召集我们几个,讨论制订了详细的夜袭方案。

  深夜时分,月色清朗。参战各部队按计划进入浮墟外围,兵分三路:王鎏率领第二主力中队,负责封锁敌人的炮楼,钳制敌人的火力;谭桂明、杨日韶带领火力队,负责占领堤岸,掩护我和彭福胜率领的突击队渡过河涌,插入浮墟。谢立全也随突击队行动。

  我们悄悄地移动到一座木桥头,对面就是敌人的据点了。借着月色,可以清楚看见敌人的哨位。等到敌人的哨兵转过身去,突击队便飞速越过木桥。不料刚登上对岸,敌人的哨兵就听到了动静,随即慌慌张张大喊:“口令!”这家伙话音未落,就被我们打死了。几乎与此同时,敌人碉堡和其他火力点的枪声也响起。我们迅速向敌营的中心冲去。杨日韶、谭桂明带着火力队也跟了过来,继续掩护我们进攻。

  王鎏率领的第二主力中队打得很出色。敌人设在河堤上的炮楼侧面有个火力点,正好封锁我们的突击路线。王鎏组织火力,压制住敌人,保障了突击队的侧翼安全。这时,受到我第一轮痛击的敌人喘过气来,拼命顽抗。突击队步步进逼,终于在黎明时攻入敌营腹地,歼灭了伪军一个连,还有伪警中队一部分,缴获长短枪40余支。

  这时,残余的敌人集中火力进攻第二主力中队,企图切断我军退路。我们马上分出部分兵力,由杨日韶带领前往增援。突击队刚撤过河涌,就接到报告:王鎏不幸中弹牺牲。我们极为悲愤,立即带了几挺机枪,跑步冲到第二主力中队的前沿阵地,只见杨日韶已带着部队冲进敌人的鹿砦里,被敌人炮楼上的机枪压制着,撤不出来。杨日韶已经身负重伤仍抱着机枪在射击。我们便迅速集中几挺机枪,同时射击,封锁住敌炮楼的射孔,将部队全部撤了下来。

  部队一回到牛角沙,我们便派交通员送杨日韶到小榄抢救,但因失血过多,还没到小榄就停止了呼吸。杨日韶临终前还反复询问浮墟战斗的结果,众人听了十分感动。

  夜袭浮墟一役,我们损失了两名优秀的指挥员和几名英勇的战士,令我们十分心痛。但这一仗的政治影响非常大,震撼了整个珠江三角洲,日、伪的嚣张气焰一下被打下去了。民众的抗日热情更是受到极大的鼓舞,九区的抗日烈火重新燃旺。   

  

  攻打三乡 抗日队伍不断壮大

  三乡南通前山、澳门,西接斗门,北连石岐,同时又扼守五桂山区的南向门户,是岐关公路西线上的重镇。伪军在三乡驻了一个联防大队。大队长叫郑东镇,自称一身武艺,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由此得了个花名叫“飞天鸭”。这家伙认贼作父,凭借日寇的势力在三乡包烟开赌,囤积居奇,霸耕欺民,臭名远扬。

  1943年春夏之交,我们觉得袭击三乡的时机已成熟。但谢立全不放心,要亲自化装去三乡侦察,彻底摸清情况。我们认为他不会讲本地话,万一被敌人发现就太危险了。但谢立全执意要去。我们没办法说服他,只好指定可靠的同志陪他去。他们离开后,我们一直不放心,直到黄昏见他顺利回来,心上的石头才落了地。他微笑着对我们说:“今天收获很大,不但看清了地形,还同‘飞天鸭’打了个照面。”我们几个听到,一下都围住他,要他讲详细情形。

  “飞天鸭”倚仗自己有些门道,做事有恃无恐。他的手下有一个伪联防中队、一个伪警察中队,还有一个密侦队。他的部队将驻地周围的出入口全部装上闸门,天一黑就拉闸。“飞天鸭”自己住在一栋洋楼内的地下室,据说还有地道,专供逃跑用。洋房隔壁就是一座炮楼,周围岗哨林立。

  指挥部根据了解到的情况,作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听到攻打三乡的消息,战士们个个斗志昂扬,保证要打一个漂亮仗。大家说,哪怕郑东镇真的会飞,这次我们也要剪断他的鸭翼!

  黄昏后,谢立全、谭桂明和我率领部队,一路急行军赶到三乡外围,然后分出一部分兵力,负责警戒、阻击可能从前山方面开来的日寇,其余人员兵分三路:一路攻打伪警察中队,一路攻打伪联防中队和密侦队,另一路直捣“飞天鸭”的巢穴。

  下弦月还没有出来,天黑得面对面都看不见人。短枪组借夜幕掩护,不动声色摸到一个闸门前,蹲在墙角。敌人的哨兵慢吞吞地巡来巡去,终于来到短枪组隐蔽的墙角。短枪组员黄富仔一跃而起。敌哨兵正要开口问口令,嘴巴就被烂布塞住,枪也被缴了,只好乖乖投降。突击组成员马上行动,举起斧头劈开了闸门。突击部队飞速通过,冲向敌人的营房。

  营房里的敌人开始开枪。而我们火力队的机枪早就在选定的位置架好,一看见敌人的枪喷出火光,就判断出敌人火力点的位置,刹那间数挺轻重机枪同时开火,打得敌人鬼哭狼嚎。十来分钟后,伪联防中队和伪警察中队全部被歼。

  这时另一路主攻部队已经攻到郑东镇住宅旁的炮楼下。狡猾的敌人集中火力封锁铁门,我们试了几次都冲不过去。谢立全命令全部机枪瞄准敌炮楼的射击孔,同时安排几个突击队员备好斧头。他一声令下,数挺机枪同时吐出桔红色的火舌,敌人的火力一下被盖住了。几个突击队员手持利斧冲到铁门前,只听“嚓嚓”几声巨响,铁门被劈开了!敌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此被我军击破,伪军们只好举手交枪。

  我们带着短枪组冲入郑东镇的住宅,俘虏了20来人,但是不见“飞天鸭”。突然,我看见有个家伙正想钻入地道逃跑。我喝令他投降,他无可奈何地举起双手。看到他10个手指都戴满了金戒指,我知道来头不小。这时谢立全走了进来,一见这情景就笑着对我说:“不错,这个就是郑东镇!”

  这一仗,歼灭伪军100多人,缴获1挺机枪、120多支长短枪以及大批物资。

  三乡战斗的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五桂山根据地的处境。邻近我军根据地的一、四、五、六区的平原地带成为我军的游击区。大部分伪军被歼灭或被赶跑,伪政权被消灭,骄横的日本鬼子也只得龟缩在石岐、横门、唐家湾、前山等少数几个据点。而我们的五桂山游击大队已经发展到450多人,武器装备也大大改善。由我党领导的二区的杨子江、黄石生,九区的梁伯雄,还有直属指挥部的八区陈中坚大队等队伍也得到较大发展。

  为了巩固胜利,发展大好形势,我们派出大批工作队和人员,分散在山区、平原各地发动群众,陆续建立青年、妇女组织,同时举办各种训练班,培养班排的军事干部、妇女干部和群众工作干部,从多方面壮大部队、建立各级抗日民主政权。我们还派出许多干部到平原地区的学校任教。光是滨海区,我们派出的工作人员就有90多人。五桂山抗日民主根据地度过了初创的艰难,变得稳固而又生机勃勃。

  (本文整理自欧初《少年心事要天知》一书   

  中山英雄谱

  黄旭

  黄旭祖籍三乡镇雍陌村,1921年10月生于香港,1938年10月参加了中山青年抗日先锋队,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区纵队中山独立团政委。在两次横门保卫战中,黄旭和全县各地的1000多名抗先队员、战时妇女协会会员奔赴前线,进行宣传、救护等工作。战后,他转移到沙边小学当教师。

  日军占领石岐后,黄旭被调到沙溪塔园,在沙园开了一间杂货店作掩护,开展交通联络工作。他经常以货郎的身份走街串巷,探听消息。他挑着一个装满油盐酱醋和香烟、火柴的箩筐,到敌军驻扎的乡村叫卖,观察敌人的驻军和调动情况。他还把文件藏在牙膏管内,一次次地避开了敌人的搜查。他善于从敌人内部争取帮手,最终成功地争取到伪县政府的一名勤杂工和一名印刷厂工人,从敌伪作战办公室丢弃的写有字的纸张和他们的印刷品中获取情报。一次,他从一张敌伪"扫荡"的废纸中发现敌人即将有行动,但不能确定具体时间,恰巧遇到一个敌军在买烟时发牢骚说:"过几天又要去山区打仗了,不知道有没有命来买你的烟,我们当兵的命真苦呀!"他立即把这个重要线索通报司令部。果然,第三天时,敌人就来了。由于我军早有准备,他们的"扫荡"只能以失败告终。

  黄旭在山区工作时,一有空就教村里的孩子们识字、唱歌,教育孩子们懂得日军是侵略者,伪军是走狗,我们要团结起来,赶走侵略者,痛打走狗。每当日、伪军来"扫荡"时,孩子们就会上山放倒信号树,或唱起山歌:"羊仔啊羊仔,豺狼来了,快快上山啦!"一听到孩子们的歌声,游击队员就上山去了,敌人往往扑个空。黄旭就这样一次次为游击队立下大功。  

  清晨的坦洲显得秀气而温婉。该镇月环村丫髻山脚的金花山村,抗战时期曾大力支持游击队员的活动。 简建文摄

  中山抗战重要战役

  抗击日、伪、顽军"五·九扫荡"

  1945 年5 月9日,日、伪军及国民党顽固派经过秘密协商后,纠合4000余人,分兵6路 "扫荡"五桂山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及附近平原地区。珠江纵队第一支队拟定"避敌锋芒,隐蔽主力,以伏击战痛击敌进犯之一路,辅以麻雀战袭扰其余各路敌人"作战方针。于是,派猛虎队和民权队在灯笼坑之三山虎(地名)迎击来犯之一路日、伪军;派武装小分队伏击和袭扰其余各路入侵者。凌晨4时,日、伪军一路进入灯笼坑三山虎,遭猛虎队伏击。敌人反扑,猛虎队与其交战达2小时,击退日、伪军两次强攻。10时许,敌人再发动强攻。猛虎队处境危急,民权队在另一处完成牵制敌人任务后及时赶来,夹攻日、伪军,使日、伪军伤亡甚多,遂撤出灯笼坑。是日上午,其余各路日、伪军及国民党顽军肖天祥、梁雄、钟汉明等部分别在榄边、崖口、翠亨、石鼓挞及槟榔山、白石、三乡等地"扫荡",均被第一支队的各个小分队击退。此战共毙伤敌90余人,粉碎了日伪军和顽军联合"扫荡"抗日根据地的阴谋。此役后,珠江纵队司令部和一支队主力200多人转移至金花山村(位于今坦洲镇月环村丫髻山脚),在该村乡绅和村民的积极配合下,游击队战士于此处得到四昼夜的充分休养,并由此启程战略转移到东江。   

  中山抗战遗址

  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部旧址

  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部旧址位于南朗镇石门杨贺村贺屋正街三巷6号。

  房屋主人为旅美华侨贺伙明。当年贺伙明出外谋生,只有妻子在家。房子宽阔,中山抗日游击大队驻石门村时,大队领导欧初、罗章有均住在此。贺伙明受到影响,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五桂山抗日根据地建立后,抗日游击武装发展迅速,1944年义勇大队成立后,了解到当时澳门政府与敌伪顽之间的种种矛盾,遂抓住机会,联络澳门当局。而澳门当局因受到日、伪军、土匪骚扰,却又因自身力量单薄,难于控制局面,试图取得五桂山游击队的帮助,以维护澳门的外围治安。1944年夏,澳葡警方通过旅居澳门的中山乡绅传口讯约见欧初。欧初于此与澳门警方代表见面,并派员协助澳门方面在香洲抓获了常到澳门作奸犯科的土匪"老鼠精"。

  该屋建于20世纪20年代,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坐北朝南,中间为正厅,两边耳房,门楣、屋檐、正厅顶部均描绘有富有岭南特色的民间笔画,建筑面积238.5平方米,占地面积约155平方米。

  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部旧址于2006年6月被中山市核定公布为中山市革命遗址,并定为中山市党史教育基地。

主办单位:广东省中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中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