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中国文明网(中山站)首页 >> 历史文化名城

留住风雨飘摇中的历史老建筑

来源于:中山文明网 发布日期:2015年02月12日 责任编辑:龙 慧


 

 

水关街老建筑。

 

渡头村义兴街39号。

 

 


    1月初,媒体报道杨仙逸故居部分坍塌两个月没有修复;就在前不久,员峰曾氏大祠堂一对石狮被刨开根基,扔到了老卫生院的墙根;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的黄家祠被出租给焊铁小作坊……今年中山两会中,不少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都聚焦城市历史记忆,提交多份与此相关的建议,并指出历史建筑现状并不乐观。为何历史建筑的保护和修缮工作这么难?这些“风雨”中飘摇的历史建筑未来路在何方?
现状
修缮审批流程走完需4月历史建筑或面临二次损毁
    1月初,“中国空军之父”杨仙逸的祖居屋顶部分砖瓦突然倒塌,两个月还不见人来维修的新闻见诸报端。市文广新局文物科科长陈伟告诉记者,杨仙逸祖居屋顶坍塌后,文物部门已组织属地文物部门对其进行了临时加固,并迅速落实经费,对杨仙逸祖居抢修加固工程进行设计,目前正在按照政府采购程序走流程,等待施工方投标。
    陈伟表示,实际上,对于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该局每年开展两次安全检查,2014年上半年,文物部门已对杨仙逸祖居进行常规检查,检查中并未发现隐患,但2014年9月15日,台风海鸥影响我市,文物部门在检查中发现杨仙逸祖居厨房部分坍塌。
    “我们组织有文物保护工程设计资质单位编制抢修加固方案,并于10月29日组织方案评审,确定抢修加固方案,还组织编制中介预算并报市财政部门审核,12月23日起进行竞争性谈判项目网上公告,由于报名的供应商未能满足法定数量,所以两次延期,现在已经是第二次发出延期招标公告,目前项目仍在招标程序当中。”陈伟表示,他们也很希望杨仙逸祖居能够早点修好,但如果按照制度规定的程序来说,走完所有程序最少还需要一个月,最为关键的是,没有单位应标,因为中山本土有资质进行古建筑维修的单位为零,唯一有资质的还是潮汕一家企业驻中山的一个点在进行相关业务,如果市外相关资质企业也不来应标,不够法定数量,这个标的就会再次延期。
    “按照政府规定的流程,所有环节下来顺利的话大概需要4个月时间,这对于保护和修缮被损毁的历史建筑来说确实时间太长了,时间拖得越久,可能会有二次损毁,如白蚁的蛀蚀可能会蔓延。如果我们不按照流程来,是很快能解决问题,但谁也不愿意冒着违规这个风险。”陈伟对此也很无奈。
权利和义务不对等产权人不愿“被挂牌”
    相对于冗长的审批流程,法律法规中存在的权利和义务不对等的矛盾,也制约着历史建筑的保护。
    横栏镇横东村一座典型的南方骑楼曾经是“中山县横栏供销合作社”,后被规划局列为中山市历史建筑。30年前,当地村民王先生和陈先生将整栋骑楼买下。这幢老房子经历过半个多世纪的风吹雨打已破旧不堪,□壁打桩也震得侧墙开裂,业主王先生和陈先生都想将之拆了重建,并拆除了半边。对此,横栏镇城管执法部门表示,由于该房主在“拆”与“建”过程中均未报相关规划和房地管理部门备案审批,目前已对相关责任人擅自拆除历史建筑和违建的行为进行了立案。按照《中山市城乡规划管理规定》有关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的条款,屋主王先生将被处10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面对仅剩半片的“历史建筑”,残剩骑楼的主人陈先生有些进退两难。对此,规划部门当即表态:按原建筑高度、位置和风格予以修复,且保留有特色的建筑立面、建筑构件和其他风貌要素。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对文物的保护和修缮有相关规定:“非国有不可移动文物由所有人负责修缮、保养。非国有不可移动文物有损毁危险,所有人不具备修缮能力的,当地人民政府应当给予帮助;所有人具备修缮能力而拒不依法履行修缮义务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给予抢救修缮,所需费用由所有人负担……不可移动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使用不可移动文物,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负责保护建筑物及其附属文物的安全,不得损毁、改建、添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动文物。”实际上,《中山市城乡规划管理规定》有关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的条款也都依据此法而制定。
    “这其实是一种权利与义务的不对等关系,只规定了产权人应有的保护义务,但没有赋予其应有的权利。”陈伟表示,如果按照法律规定,被挂牌的房子基本不可以“乱动”,就算是破损修缮都要修旧如旧,但现代建筑的容积需求和过去不同,这对产权人来说是很难的,重建老房子的成本并不比翻修贵多少,有些产权人宁可将它们拆了租房,也正是因为此。2012年底,396处长期住人或空置的中山古建筑及近现代重要史迹和建筑,陆续被挂上“中山市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牌,但其中30多处不可移动文物因产权人反对而搁置。有的屋主干脆任由房子变成危楼,好让它们自行倒塌后重建。
    市政协委员梁红辉在调研 《关于加强我市古村落的保育与活化的建议》中也发现,由于修缮后的建筑其使用范围、方式受到相关文物法律法规的约束,使得历史建筑所有人或使用人受到一定限制,导致目前社会投资保护修缮历史建筑的积极性不高,部分群众对古建筑的保护也非常敏感及抗拒,甚至会赶在文保部门挂牌前先把古建筑拆除。
    根据相关规定,产权人可从有关部门获取30%至50%不等的维修补贴资助,然而因为程序极为复杂,且需先修后补,所以应者寥寥。政府也曾建议相关业主转让使用权,便于有关部门进行维修和活化。但出于种种顾虑,产权人对这些建议同样反应冷淡。
历史建筑十室九空“政府进不去,小偷却可以”
    我市现存古村落历史建筑数量较多且分散。由于建造年代较早,且大多为砖木结构,加上不少房屋已无人居住,因此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房屋损坏、屋顶渗漏、墙面裂缝、虫蛀腐烂等情况。而保护修缮古建筑的成本较大,“修旧如旧”的要求也让管理部门大呼吃不消。政府出资修缮历史建筑的专项资金有限,市文广局等部门和镇区只能抢救性地对一些重要的建筑进行修缮,对其他大量有保护价值的历史建筑无法顾及。
    梁红辉在调查中也发现,产权问题也是古村落保护的难题,据市侨务部门的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市空置侨房就有2000多间,无代理人就有1000多间,其中不乏具有百年历史的古老侨房,由于不具有产权,政府不能擅自对房屋进行修缮管理。“人去楼空”成了老房子的常态,而近乎倾圮的墙垣对周边住户来说,无疑成了隐忧。
    对此,市博物馆文物普查大队的队员周静也曾向记者吐露他们的苦恼:如果没有征得主人同意,政府是无权破门入屋的。政府进不去,小偷反而能进去,这样的怪状让人深感遗憾。近年来,由于中山的古玩市场蓬勃发展,文物构件失窃成风。挂上“历史建筑”或“不可移动文物”的招牌,也有招致不速之客的风险。然而,无论文物或规划部门,都无法投入太多力量进行安保工作。
    思考
    未来路在何方?
    ●期待法规制度修订
    规范权利与义务对等关系如何从根本上解决上述问题?陈伟认为首先要从法律法规上进行改革。
    “据我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形成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期间有过一次小修改,但幅度不大。相对于现实问题来讲,这个上位法其实是相对滞后的。如对于可移动文物不能改建和拆除这一条,欧洲国家对于历史建筑的保护也有严格规定,但规定仅限于外立面的面貌不能改动,内里的装修设计是可以随着建筑的需求而改变的。中国的传统建筑都是土木结构,容易损毁,在经济发展、土地资源升值情况下,如何处理好现代生活方式与传统物质空间的矛盾、环境容量的有限性与人口不断增长的矛盾以及保护利用的要求与经济条件的矛盾,是不可移动文物可持续发展的关键问题。”他认为,法律应该赋予产权人更多权利,如修缮的权利,对内部改建的权利。有人气才有活力,得让大家住在里面,才能谈保护和发展。他希望国家层面能够在立法的修改中与时俱进,而下位法的制定就可以此为依据,作出适当变动。
    他还提出,文物保护应该是一个动态的体制,应该有“准入”和“退出”制度。“我们现在更多关注去挂牌,但挂牌后的制度并没有完善起来。”他还认为,在申请维修的流程上还可以因地制宜地进行简化。“文物的保护是等不得的,特别是抢救型的维修,应该有更灵活、便于操作的方式。如果能够根据每个不可移动文物的现状因地制宜进行流程上的简化,就有利于文物的修缮工作。”
    ●文物维修将有政府补助
    最高限额为100万
    今年年初,市文广新局联同市财政局联合制定《中山市文化遗产保护专项资金管理办法》,明确了应该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对文物进行保护,文物保护所需经费应当由文物所在地政府解决,当地政府解决确有困难的,可以申请市文物保护专项资金。镇(区)对申报项目的补助额度,是作为申报市文物保护专项资金的重要评审依据。同时在资金补助方面明确给予补助的具体比例:文物维修设计资金原则上最高按文物维修方案设计费50%的比例给予补助;文物维修工程资金原则上最高按文物维修工程预算总额25%的比例给予补助,每一申请项目补助的最高限额为100万元,申报起点为5 万元以上。这也是中山首次明确了文物保护补助的具体措施。
    梁红辉建议设立古村落历史建筑保护专项基金,在每年财政预算中安排一定的资金专门用于古村落的保护,并随着财政收入的增长而增加。还可以在土地拍卖所得收益中,安排一定比例用于古村落的保护。此外,还应积极争取国家和省的资金扶持。“据了解,未来3年中央财政将统筹整合专项资金,投入100多亿元集中保护传统村落。”
    梁红辉表示,要解决产权带来的文物保护不利问题,既要靠政府也要靠市场。市场机制促成文物产权通过市场交换实现其经济价值。“政府的职责在于做好顶层规划和底线保护,前者在于给整个古村落保护定调,后者则在于保证古村落不会进一步破败下去。在政府做好相关服务工作的同时,还要让市场和民间力量发挥主力作用。”
    

主办单位:广东省中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中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