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社工吴绮红:用情感打动戒毒学员

责任编辑:王浩宇 发表时间:2017年02月28日 来源:中山文明网

吴绮红认为,给戒毒学员更多的爱和信任可以帮助他们更快回归社会(图片来源:中山日报)

  在禁毒宣传片中,染上毒瘾的人要彻底戒毒非常艰难,戒毒无异于一场艰辛战役。中山近年通过政府购买禁毒社工服务,成功帮扶不少瘾君子走上正途,大大降低复吸率。东区联众禁毒社工帮扶中心的吴绮红常常会被人问:“做什么工作不好,为什么非要去跟坏人打交道?”这时吴绮红总会很较真地纠正:“他们不是坏人,他们是需要帮助的人。”

  36岁的吴绮红曾是一名服装设计师,谈到职业方向的转变,她说,一名好友遭逢家庭剧变后,得到当地社工的开解和链接资源这些帮助的事感动了她。然而,当她考取社工证并开始工作的时候,却发现戒毒学员大多并不愿意接受帮助。

  40多岁的阿光(化名),不像其他学员那样摆出冷漠的脸孔,而是机智狡猾、爱兜圈子。2013年吴绮红刚在中山市戒毒所接触阿光时,他已被送去强制戒毒不下8次。父母早逝,靠年长的大姐养育长大的阿光因交友不慎,20多岁就染上了毒瘾,有20多年的吸毒史。“刚接触时,他说出来的话大部分是谎话。”吴绮红说,阿光当时并不相信社工可以帮助他,甚至觉得社工是政府派来的“卧底”。

  “在戒毒所期间接触,出所当天由辖区民警、家属、社工一道无缝对接,定期召唤学员到社工中心参加活动,个案跟进家访”是禁毒社工开展帮扶的流程。所内所外都没取得阿光信任,出所后一个月,阿光在一次带假尿来尿检开始,干脆不来社工中心报道了。吴绮红发现了端倪,通过民警找到阿光的住处,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家访。原来,刚出所后不久,回到哥哥家居住的阿光听到了侄子一句无心的话:“那个衰人又回来了。”敏感的阿光有意改好,却发现至亲依然疏远他,于是继续自暴自弃,复吸了。

  “亲人都放弃我了,为什么你们还要来帮助我?值得吗?”这是大约半年后,被社工三番五次苦口婆心后,阿光终于忍不住提出的疑问。吴绮红慢慢地解开了他的心结。“亲人因有情感的牵绊,三番五次的失望,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难免会失去耐心。社工是过来人,了解戒毒的艰辛,通过家庭修复,用情感打动学员往往是我们的敲门砖和金钥匙。”社工和阿光姐姐和哥哥分析了问题,家人的支持给予了阿光信心。先后加入了志愿者放映队,找到稳定的工作。“现在工作的烦恼、感情上的想法阿光都会跑到社工中心跟我们说,问问我们的意见。”

  这样的案例不是一起,东区联众禁毒社工帮扶中心从2014年2月进驻东区禁毒项目已3年了,包括吴绮红在内的禁毒社工团队,帮扶了336个戒毒学员迎接新生。近日国家禁毒办、民政部联合印发加强禁毒社会工作专门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出台相关政策,让她看到了政府对“禁毒社工”的肯定。“我希望社会用更宽容的眼光去看待戒毒学员。在戒毒的路上给予他们爱的支持,我相信他们不会让大家失望。”(中山日报 记者/徐均钻)